台灣旅遊之省思
林佑駿

 

每當假日,一些旅遊景點及交通要道即人車擁擠,顯示國人對休閒旅遊之渴求與需要。在繁忙的工商社會,生活在都市叢林的人們,每天面對水泥大廈、繁重的工作壓力及文明帶來的種種噪音與污染,也唯有重新回歸真樸的大自然懷抱,藉由大自然的寧靜與清新,洗滌身心的凡俗,解除壓抑的心靈,才不致使煩躁的情緒崩潰,是調適心靈也好!是逃避文明也吧!總之,大自然總能平等公平的對待每一個迎向它的人。然而許多人在從事旅遊休閒的同時,卻無法拋棄文明的固著心態,真正靜下心來,感受大自然的生命與偉大。許多人在旅遊時,不會去對旅遊地點之自然、人文、歷史、地理、生態做進一步的了解,讓旅遊內涵更深入品質更提高,而只是一味的在擔心食、宿、交通等問題,因此旅遊之目的地已不是最重要的,旅遊的內涵也已無所謂,而往旅遊目的地的沿途景色更是從不關心、注意,因國人欣賞風景的細胞,必須要等到進入售票處以後才會甦醒起來。

常聽人埋怨說去哪邊玩,累的要死,沒玩到什麼、看到什麼?伙食也不好、設施也很差,休閒紓解壓力沒達到,倒是帶回了滿腹的怨氣回來。若你問他旅遊點有何特色,對旅遊點有多少了解時,他又說不上來,只回答都差不多,有花、有草,還有一些樹木。可憐的國人啊!都已進入了開發中國家,旅遊之需求卻還停留在身體舒適上的口慾之旅,而未能進入深一層的精神層面。人類離開大自然太久了,因此有股強烈回歸的渴望,但又因對大自然的陌生,而有點膽怯與害怕,因此常看到許多人到郊外休閒,仍帶著許多傢俱器材、錄音機、卡拉OK等,猶如大搬家。他們並不是去享受大自然,而是在大自然的環境裡享受文明的舒適。因不了解大自然而產生的無名恐懼,使人們不敢深入大自然。因怕把衣服弄髒,因此不敢跪地聞花,因崇敬偉大的事物,而從不留意身旁的小生命。國人太標籤化旅遊了,喜歡把旅遊點的一些事物貼上標籤做為當地之標竿。就如,攀爬玉山若無和山頂的于佑任銅像合照就好像不算登上玉山一樣,到阿里山若沒有到神木一遊或看日出猶如白來一樣,到野柳一定先找到女王頭拍個照,至於為何會形成野柳特殊的地質景觀其背後原因,就不再那麼的重要了。因太強調旅遊點的標籤,而往往忽略了還有許多美好的事物就在你我的身邊。

人們都喜歡美好的事物『所謂的美好是以人狹隘的價值觀對大自然事物所下的評判』,看到蝴蝶大家都喜愛、讚美,看到毛毛蟲,噁心、不屑一顧甚至打死它,好像世界上不應該有如此噁心之生物存在一樣。對大自然的許多破壞,來自人們的無知。對生命的不尊重,來自以人為主的價值思考模式。若我們了解在人類的演化過程中,許多生物、昆蟲都曾盡過一份心力,那人們都應該抱著感激與尊敬的心情來面對大自然。大自然可以不需要人類,它依然燦爛運行;可是人類若失去了大自然則只能算是茍延殘喘吧了!

  • 居住在這一塊土地的台灣人之所以活得沒有踏實感,仍是長久以來對孕育我們的大地之母,完全陌生的結果。

  • 我們在學校裡學了許多有關自然地理的知識,但卻無法印證在實地的環境中。

  • 在課堂上我們可以考滿分,但到了野地裡,我們卻成了大自然裡的大白痴,這是長久以來只死背書,而不重視實地觀察的結果,我們總是無法將醜惡的毛毛蟲和美麗的蝴蝶聯想在一起。

  • 我們總是無法了解保留一片毫無經濟價值的原始雜林,對生態上有何意義。

  • 我們聽不到自然的簫聲,因為我們太專注於感官上的刺激,因此我們必須一個接一個的更換更刺激、更新穎的旅遊點,而不會在同一景點上做多次的觀察及旅遊。

 

伙伴們!下次在安排旅遊休閒時,不妨將重心移到景點的內涵與特色上,排除即有的主觀意識,重新體驗大自然的禮讚。

 

 


空中大學  台中人文學系系學會 聯合製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