竈門公的對話

文/ 施義修



        年事漸高頭腦遲鈍,耳不聰、目不明,手腳、嘴巴偶爾也會不聽使喚跟腦袋瓜過不去。眼晴瞪著老妻,叫出來的卻是阿美:手裡拿著豆漿,卻叫人喝咖啡。凡此種種醜態不一而足,諸位看官若與我相熟識的,他日遇著我,如有瘋言瘋語舉止失禮時,請務必原諒,不要『靖』我而遠之,更不要叫我看精神科醫生,畢竟年高不一定德劭,老態卻一定龍鍾也。

        話說有一年某日,半夜裡老妻把我搖醒,抱怨我鼾聲太大把她吵醒,使得她再也無法合眼,硬是連夜把我趕到其他房間睡覺。半夜裡,只好睡眼矇矓、步履蹣跚的拎著薄被〈厚被子留給老妻取暖〉跌撞到樓下安身。人,只要心安理得就可隨遇而安,處處睡好覺不怕鬼敲門,那一天我依然一路鼾聲到天光大亮。〈事後聽老妻酸溜溜的說〉。從此我便在樓下房間定居下來,算是跟老婆同在屋簷下分居了。〈仁人君子請勿打聽虛實,免遭天譴〉。

        這個房間雖小可是五臟俱全,大凡小酌配備:煙灰缸、老酒、花生、小魚干、床頭音響等等一應俱全只因它與廚房緊鄰。我家衛生情況向來良好,加上我品德高尚,因此沒有蟑螂鼠輩來攀親引戚,是一個小神仙洞房。每當夜闌人靜、臨睡前,來一小盃老酒、噴噴煙槍、捧著蠹疽老書,與古人神遊,其樂非神仙是啥?

        有一天夜裡剛睡下不久,聽到有人在廚房竊竊私語,必定是宵小。心想練了十幾年的太極劍,今天可派上用場了,於是手握牆邊七星寶劍翻身下床,猛地裡卻聽到人聲:

        「這老傢伙豈有此理,陶淵明告別竟也不相送,兀自昏睡 ! 」一時間把我愣住了,既來偷之又把我罵之,實在可惡,怒從心中起,恨從膽邊生,正做勢舉劍劈出,又傳來女聲:

        「算了 !  他跟陶公一個樣,『既醉而退,曾不吝情去留』無足為怪,只是看他菸酒不離,危害健康不淺,萬一長出癌症真替他擔心」。說的還像人話有惻隱之心,姑且躲在角落隔牆而聽之。

        男聲 :「癌症是人類自找的,無庸掛意。這糟老頭平生無大惡,小善卻累積不少,或許不會染此惡疾。語不云:『命之所在,人不得而違之』」。這傢伙想來必是面惡心善,看來此二人若非君子必也正人。

       女的道:「說來奇怪,這癌症已經折磨世人數十年,為什麼玉皇大帝還不下諭旨授命解決? 」。奇怪? 她們怎麼跟玉皇大帝相識 ?

       「說的倒是」。男的回答。聽到卡嚓一聲,接著吐氣聲,我看這男的也是個煙槍。「我聽本說,玉帝的意思是要世人自行解決。」男的繼續說。

        「為什麼?」女的問。

        「因為盤古開創天地時,一人、一物、一草、一木都有其定位,而且有其相生相剋的因循道理,使其生寂循環而生生不息,卻不致毀滅,上天唯恐世人不懂其中奧妙,所以派了聖人如孔子、老子、基督、釋迦牟尼、穆罕默德等去教化世人,如何博愛,而與世上一切生物草木共存共榮」。我聽到杯子碰撞和喝茶的啜飲聲。

        「由於生寂的循環」男的繼續說「人就有了生、老、病、死、苦,草木有了枯、榮,動物也有弱肉強食的物競天擇,依照天的安排一切都有其歸位,都有它的平衡點。所以聖人在教化世人的書中就提到『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:和也者,天下之達道也。致中和,天地位焉,萬物育焉』。單說人類的生老病死苦,釋迦牟尼也有『輪迴說』來勸導世人。因此,這人類的病也是創世的時侯便已經設計好的,病菌也是創世時的一種生物,是天做的,所以天就派了神農氏嚐百草,研究草藥來救世人,以示負責」。男的又停下喝水。

        「後來人口漸多,病的人也多,就派了更多的神農轉世,像後來的扁鵲、華佗、吳本,吳本後來升天被封為保生大帝。在西方,就派了巴斯德、羅伯特.科賀,塞爾曼。瓦庫斯曼,科勒等等到世間救人。上天這麼做是在履行他的『中和』大道」。「那麼世紀大流行病死了很多,又如何解釋?」女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剛剛說了,病菌也是天創造的,也有他的生死榮枯,流行期是它們的榮盛期,上天有一定的容忍期,它們該枯萎時也有一定的定數,所以流行病也會受到控制,但是不會絕跡,這也是上天的好生之德,使其生寂循環而不毀滅的道理。」我屏息傾聽,男的頓了一下繼續說。

        「例如霍亂的大流行一共有七次,嘉慶二十二年〈西元1817〉開始,從印度流行到阿拉怕再進入非洲地中海沿岸,第二次從道光六年〈西元1826〉抵達阿富汗和俄羅斯,繼而擴散歐洲。第三次漂洋過海於道光二十六年〈西元1846〉到北美洲,止於同治二年〈西元1863〉。第四次自同治四年〈1865〉到光緒元年〈1875〉,第五次從光緒九年到光緒二十二年〈1883到1896〉,第六次從宣統二年到民國十五年〈l910到1926〉。幾十年間成了全世界最可怕的流行病,到民國十二年〈1923〉的百年間霍亂的六次大流行,僅只印度就死了3800萬人。1961年第七次大流行,從印尼到亞洲到歐洲、民國五九年〈l970〉進入非洲。當第五次流行的時候,上天就派德國科學家科接受埃及政府的邀請赴埃及進行研究,發現霍亂病菌『" 逗號"杆篦』,就是霍亂弧菌,霍亂從而獲得控制。科勒因此頁獻而獲得1905年的諾貝爾醫學獎」。

        「再說肺結核也是由細菌引起。這種傳染病死了許多名人,像蕭邦、拜倫、卡夫卡、勞倫斯、郁達夫等都是,上天為這種病,到了光緒八年〈1882〉才授天命給德國的科學家羅伯特科賀去發現肺結核桿菌,同時期也授天命給法國的巴斯德,讓他去發現減弱毒力細菌的方法,同時代,上天又降天命給法國的微生物學家卡默德和介蘭,由他們受到巴斯德的啟發,於民國十年〈1921〉培養出減滅細菌毒力的活結核菌,於是人們為紀念他們就把這疫苗稱做『卡介苗』,卡介苗問世後,肺結核病的傳染就受到控制。到了民國三十四年〈1945〉玉帝才授命給俄羅斯的美籍微生物學家塞爾曼•瓦庫斯曼,由他發明了鏈黴素用以消滅肺結核菌,他也因此發明而獲得1952年的諾貝爾獎」。

        「由上面這兩個例子可知:上天的中和之道。由上天創造的東西是用來中和世間萬物,細菌是上天造的,自然由上天降天命給人來解決。不過,它也是給人類控制喘息而已,病菌仍不會遭到毀滅」。

        「那癌症上天該怎麼看待.衪不用降天命給人去消滅嗎?」女的問。

        「那倒不然。癌症這束西不是上天創造萬物時造出來的,而是世人自己搞出來的毛病」。男聲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 「為什麼? 怎講? 」女的問。

        「夫人,賞盃茶喝容我再稟。倒茶聲響起。原來她們是神仙夫婦。

        「你知道癌症不是細菌引起的毛病嗎? 」。

        「知道啊 ! 它是腫瘤細胞繁殖形成的,快說下去 ! 」女聲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 「好 ! 既然是人體自身的細胞形成就不是上天製造的,那為什麼又要由上天去解決呢?世人種菜是上天授予的,菜上長蟲也是上天安頓的,可是世人就藉著天給予的智慧發明農藥來殺菜蟲,企圖將它們趕盡殺絕;天給他們"牛"用來耕種,給他們"馬"用來騎乘,世人不此之圖,把牛殺來吃,卻製造所謂"鐵牛"來耕田,不但污染空氣又製造車禍。把馬拿來作傷風敗俗的賭錢工具,或做馬戲團來戲樂,造了所謂的"汽車"來替代"馬"消耗地球資源,並作為牛頭馬面的步前卒,隨時抓人去閻王爺那裡報到。本來天是做草來餵牛馬,再用牛馬來效勞世人,再用人與動物的排泄物去養草。這種自然的循環對萬物有利,而人卻不接天理行事。其他如化學工廠製造化學食品、飲料,添加色素、防腐劑,又把化學廢棄物胡亂倒進河川,污染水源,魚蝦氣絕於水中,人飲毒水於腹中。濫墾山林破壞山地,不但山神、土地神無地棲身屢次哭奏玉帝,世人自己也被土石流淹埋」。男的一口氣滔滔不絕長篇大論下來稍作停頓。我想他大概又想抽煙或喝茶吧。不出所料,一陣鏗鏘喀嚓聲後,話匣重新打開。

        「所以啊,玉帝的結論是:細菌是造天地時作出來的,由它引起的病就應由天來負責。癌症是人類自己破壞大自然、製造反自然物品所引起的,所以要世人自己去負責。因此到現在數十年來都無法發明特效藥,也就是上天不積極授天命派人下凡來解決癌細胞,而是要消極的由人自己去發現什麼該做、什麼該避免,防止癌細胞在人體的繁衍,從而減少癌症的發生,終致重塑大地,「天地位焉,萬物育焉』,天人又合一,恢復「大周天」元氣,「小周天」才得康寧。也是《太甲篇》所說「天作孽,猶可違 ; 自作孽,不可活」的道理」。〈中醫將人的身體解釋為『小周天』,『五行』失衡時人就有了病痛〉。

    「哦 ! 難怪保生大帝吳本說玉帝無意解決 ! 」女的剛說完,傳來樓梯口開門聲。「夫君,弟子家要作早餐啦 ! 趕快起竈吧! 」一下子寂靜無聲。

        原來他們是「竈門公」,正名是「司命真君」,一說衪是顓頊之子,一說是黃帝第十二代孫,姓張名單字子郭,夫人姓王名博頰字卿忌。漢朝為五祀神之一,〈竈神、司命、行神、門神、戶神〉晉朝時竈神開始執掌司命,唐朝專職東廚司命〈方位為東之謂〉專管人間「光」和「熱」的事,兼記錄全家人的功過。因為光和熱是生命維持的必備要件,又兼人間功過,執掌壽、夭,所以稱「司命真君」。今人以為不用爐灶就沒有真君,殊不知瓦斯爐、微波爐、電爐等仍歸衪管,人間功、過、壽、夭仍由衪來紀錄、執掌。總之,不論古代現代都有「司命真君」掌管,人之言行豈可不慎哉 !

        好一會兒,響起破鑼聲:

        「死鬼 ! 起床了」。老妻在奇美醫院上班,每天給家人準備早餐,所以她都是全家最早起床。看一下腕表已六點。只好起身向老婆報到,聽候差遣,並敘說半夜聽到的對話。也勸她今年臘月廿四日送神時,竈門公的祭品要多一份,因為竈門公有夫人,而且要多加湯圓、甜點。

        「你還在說夢話?」她問。

        「不,是真的 ! 妳下來時衪們才走。」我正色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 早上十點多老婆來電話 :「死鬼 ! 快來醫院啦,我已經幫你掛了精神科病號了啦!」。「?!◎.§?井&※.※*...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