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 生 漫 談

 

搭乘捷運的時候,千萬別跟陌生人講話〈作者:佚名〉

 

我在捷運中正紀念堂月台的椅子上坐著候車。
突然間有人坐下,開口問我:

「你怎麼都沒有白頭髮?這麼好看的髮型在哪裡剪的?」

我警覺的想:她想做什麼?

但因話題很家常,也不像壞人,所以就客套地跟她聊天。

一分鍾而已,在心裡一直疑惑著:「她到底有什麼目的?」

聊天當中,我忽然覺得腦部有異樣的感覺•••
〝趕快離開她〞的念頭迅速閃過腦海。


才站起來走不到幾步,異樣感覺更強烈了,

我知道,如果再等一下,我就會失去知覺了!
〈麻醉劑發作之前的暈眩感我太熟悉了。〉

 

我四肢已經開始發麻,隨便抓住一位候車的太太,
努力撐著精神緊抓她的手不放,一直央求她:

「拜託妳救我,送我去警察局,我快要暈倒了!」
這時捷運車廂進站,她終於同意讓我跟她一齊上車,並護送我到轉車的西門公車站。
好心的太太離開後,我轉身走不到幾步,發覺又開始暈眩、無法行走。
而那位跟我聊天的中年太太又出現在我眼前不遠的地方了。

記得去年10月,一位好友中午在捷運西門站莫名其妙地跌倒,

直到晚上11點多,才被陌生人送回家,身上所背的皮包不知下落,

跌倒到回家這段時間的記憶成謎,

那個故事這時再度湧現在我的腦海裡。

所以,我知道那個人正在等著接收藥效持續發作的我,

我堅定的想:我只能去警察局。
我抓緊旁邊店家的櫃檯,以便穩住身體和求救,

終於有一個學生肯幫我,送我到警察局。
最後是公司裡好心的老闆開車到警察局接我,並送我回家。
直到午夜,我還不能閉眼;

我已由硬撐,怕在外昏睡不醒,到精神緊繃過度,而無法入睡了。

隔了一天的現在,站立時仍有腳步不穩的感覺,心情仍舊無法平靜。
『擦身而過的人也可以是生命中美麗的邂逅』的浪漫想法,將不會再佇留我的心。

聽警察說,這是一個龐大的犯罪組織,遍佈在台北縣市各個捷運車站裡面,
除了用麻藥騙錢盜刷之外,也把迷昏的女性朋友賣到中南部私娼館賣淫,
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,利用完了再從橋上推到河裡淹死當無名屍•••

我不知道要如何感謝老天爺讓我逃過大劫,
但,我肯定知道,我將不會再遺憾,我不是第一個受害者,
所以,請大家提醒親朋好友,

搭乘捷運的時候千萬要注意,千萬要注意•••
為了家人及自己的幸福著想,千萬別跟陌生人講話,不管他是老人或是•••
千萬要小心,儘量保持一些距離。

再怎麼精明,也趕不上別人費盡心思的算計,

可悲的不是被騙的人,可惡的是心存歹念的人。